黄冈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创业 > 正文内容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背负的一整个世界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黄冈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温雅时常胡言乱语,没人听得懂她的话。

    莫成宇也没顾上她,此时只心系着景染的状况。

    这么冷的天,她体质又不好,再加上被泼了冷水,她的身子已经有些发烫了。

    莫成宇抱着她就往外面走,走得很快,三步并作两步的,在见到管家之后,立马吩咐,“许叔,快准备车。”

    “是。”

    莫成宇抱着景染上了车就直奔医院,她果然是发烧了,很严重,烧得迷迷糊糊的。

    莫成宇心疼得紧,一直守着她。

    这个年纪的孩子本就害怕打针吃药,可此时的景染已经虚弱得没有力气去害怕这些了,只是在扎针的时候,低低的哼了一声。

    并用双眼看着莫成宇,像是跟他撒娇。

    莫成宇握住了她的手,很紧。

    退烧的药发挥了作用,景染的状态渐渐好了起来,也没那么迷糊了,甚至也想吃东西了。

    莫成宇让司机去买了景染爱吃的东西回来,看着她一点点的吃下,心里才踏实了一点。

    小孩子都是不老实的,特别在疼爱自己的人面前。

    景染躺了一会是在躺不住了,就对莫成宇说道,“叔叔,我想去外面走走。”

    “天冷,就在这里呆着。”莫成宇并没同意,回答得也很严肃。

    景染只能跟他撒娇,“叔叔,我好闷,你就带我出去走走吧,我都好久没出去看看了……”

    经不住她的软磨硬泡,一向说一不二的莫成宇还是妥协了。

    连司机都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她还在输液的缘故,莫成宇决定背着她走。

    景染的记忆里,自己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背着。

    心里特别的踏实!

    那宽阔的背,就仿佛是她的一整个世界一样,她靠得特别的安心。

    而背着她的莫成宇,就这么在走廊里行走着,直至背后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

    小丫头在自己背上睡着了。

    莫成宇嘴角微微一弯,带着她回到了病房。

   &nbs癫痫病专治的正规医院p;现在听景染说起,莫成宇忍不住用手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记得是记得,只是现在不一样了。”

    “怎么不一样了?”她还是她呀。

    莫成宇笑道,“那时候你是我侄女儿,现在,你是我女人!”

    这个说法,让景染心里一颤,忍不住红了脸,“嗯,我是你女人,也是你侄女儿。”

    背着她的男人,脸上扬起宠溺的笑。

    此时刚刚破晓,外面都还有些灰蒙蒙的。

    景染就这么靠在莫成宇的身上,随着他走路的步伐一抖一抖的,那种安心的感觉让她有了些许困意,眯着眼睛就要睡着的样子。

    莫成宇故意狠狠的颠了一下,弄得她不得不问道,“是不是很沉?”

    “嗯老实回答。

    景染嘴一扁,很像告诉叔叔,男人是不能说女人沉的!

    可男人随即又补充道,“整个世界都背负在身上,你说沉不沉?”

    景染的气一下子就变成了感动,抱得更紧了。

    叔叔说,她是他的整个世界呢。

    等到了海边,也就是莫成宇带她来的目的地,景染才从他背上滑了下来。

    此时一抹金色的光从海平面冒了起来,景染才明白莫成宇带自己来这里的意思。

    昨晚看的日落,那今早的日出,自然是不能错过!

    日出跟日落都有一种恢弘的美丽,那种色彩的冲击感,比任何画面都要来得绚丽。

    景染还记得自己在日记本上,很认真很认真的写过一些最想和恋人做的事。

    第一件,就是一起看日出,赤着脚跟他牵手在海边漫步。

    一直以来幻想的画面,此时就这么真真切切的出现了,到让景染觉得有一刻的不真实。

    男人用力握紧了她的手,证明这一切都是真实攒在的。

    她心里被填得满满的,歪着头,靠在了男人的肩上。

    她看着前方的日出,他看着她,多么美好的早晨啊。

    海上的日出跟江城的日出是不一样的,那红红的太阳仿佛穿着五彩的舞衣,从海平面跳跃起来。

    景染看得一瞬不瞬,恨不得把每一个跟他相处一起的美丽画面都牢牢的记载心里。

    这样,即安徽治疗癫痫的医院怎么选择使离开了,她的世界也不会那么的空。

    当日出东方,朝霞中,靠在男人肩上的女人轻轻的说了一句,“莫成宇,我爱你。”

    海风刮过,这一声爱意仿佛若有似无。

    可男人还是听到了。

    他无声的回应里,也有着对她的爱意。

    莫莫,我爱你。

    莫成宇像是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个袋子,将里面的东西递给景染。

    “是什么?”景染好奇的问道。

    这两天莫成宇给她的惊喜太多了,每当他拿出一样东西来的时候,她都会高兴得不行。

    “打开看。”他并没说清。

    景染急忙打开,看着手里的东西,两个瓶子,笔和纸。

    景染立马就明白了男人的意思,惊喜的问道,“我们要放漂流瓶吗?”

    “还不都是你爱的?”他无奈之中都是宠溺。

    “你怎么知道的?”景染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她喜欢日出日落,喜欢漂流瓶,为什么叔叔都知道?

    这些她可从来没跟他说起过。

    她想问,不过也知道莫成宇肯定不会说,也就不问。

    “快写。”他催促她,也不知是朝霞染红了他的耳根,还是她看错了。

    换做是以往,景染肯定觉得这不是自己的叔叔了。

    他是那么一个严肃的一个人,自己可从来没想过他会有这么多浪漫的举动。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会把自己想做的事情,都写在了日记里。

    因为知道很有可能没办法实现!

    可现在,这些都真真切切的出现了,又怎么能不让她高兴呢?

    她拿过笔,背对身去,在纸上写上了一行字,再小心翼翼的卷起来,塞进了瓶子里。

    “这里有两个瓶子,叔叔你也要放吗?”景染好奇的问道。

    莫成宇酷着一张脸拿过瓶子,“怕你摔破多拿了有个。”

    才不是呢!

    不过景染没有揭穿他,到是说道,“既然都有两个了,你也写一个吧,我保证不偷看!”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他咳了一声,才勉为其难的拿过,“记住别看。”

    “好的。”景染俏皮的举着手保证。

    莫成宇这才低头写了起来,景染偷偷的看了一样,想看看他笔尖的走势。

    可他写得太快了,她根本就来不及分辨清楚,他就已经写好了。

    两个漂流瓶,景染将自己的那一个交到了她手里,问道,“叔叔你力气大,你丢。”

    他拿过,看着远处,“想投多远。”

    “有多远投多远,我听说越远,愿望就越容易实现。”

    “就信那些吧!”莫成宇呲之以鼻。

    不过话虽然这么说,他还是很用力的将漂流瓶丢了出去。

    景染双手撑在眉间,看着漂流瓶落入水中激起的片片浪花,眉眼弯弯起来。

    等莫成宇将两个都丢了出去,她才好奇的问道,“叔叔,你写的什么啊,快告诉我!”

    “你不是说不能说吗?”莫成宇双手插在裤子里,悠闲无比。

    景染凑过去挽着他的手撒娇,“告诉我嘛,我好想知道的。”

    “想知道?”他噙着笑问。

    景染猛点头,跟啄小米的小鸡一样。

    莫成宇指了指刚刚漂流瓶落水的地方说道,“去捡起来看不就知道了?”

    景染,“……”

    “叔叔你好坏啊!”居然不告诉她。

    无论景染怎么软磨硬泡,他还是不说,最后她就只能放弃了。

    两人牵手漫步在沙滩上,吹着早晨凉爽的海风,心情无比的好。

    吃早餐也是在明姐的店里,她做的海鲜粥是一流的。

    景染这种吃货自然是抗拒不了的,吃得挺多的。

    莫成宇就喜欢看她吃到好吃东西时,那眯着眼睛享受的样子。

    跟明姐告别,两人才回到了蓝色房子。

    景染困得不行,一沾床就赖着不想动了。

    莫成宇只得给她脱鞋,扶着她睡好,景染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就撒娇,“叔叔,陪我睡。”

    “乐意之至。”他笑得有些邪气。
癫痫的最新治疗方法r>     只是眯着眼睛的景染并没发现。

    因为昨晚太累,因为起得太早,景染睡了一个中午。

    嗅着属于他的味道,睡得特别的安稳。

    直至被人扰醒,景染这下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了,推了推在她脸上亲吻的男人,“叔叔,我还想睡。”

    她的声音特别的慵懒,透着小女人特有的小性感。

    莫成宇眼底热了起来,吻得更密实了。

    景染都快被他夺走了呼吸,只能睁开眼睛娇嗔的看着她,脸上的爱着小女人特有的娇羞之色,对莫成宇来说,就是秀色可餐的模样,他低低的说道,“别睡了,我饿了。”

    “不要嘛……”

    “肚子饿了。”

    “……”

    又被他挖坑了!

    景染红着脸推他,“那你先起来,我起床。”

    “肚子饿一会再填,现在先喂别的。”

    “……不……”

    ……

    景染出来吃午饭的时候,脸颊都还红红的。

    只是昨天的吊带裙是再也没办法穿了,穿了一点领口稍高的t恤。

    莫成宇也换了衣服,跟她的衣服颜色又差不多。

    一次巧合那就是巧合,但两次三次的,景染不怀疑都不行了。

    “叔叔,你是不是买了跟我一样的衣服啊?”

    “没有。”他并不承认。

    景染才不信,决定晚上回去好好翻看了一下他的行李箱。

    莫成宇带她到了一处租自行车的地方,各自要了一辆车之后,便沿着海边公路骑行起来。

    无比放松的时刻,景染对这个安排特别的满意,还高兴的跟莫成宇比谁比较快。

    她使劲的蹬,莫成宇则慢慢的跟在她身后,距离都保持得刚好。

    等到了她说的终点之后,景染停下来不停喘气。

    到是莫成宇,无比悠闲的停好车,气息都没乱一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haabf.com  黄冈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