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冈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信4G > 正文内容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_ 正文 正文_第2480章 胁迫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黄冈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因为比月跟金璟飒没接触过所以金璟飒看不到比月,导致比月跟段飞说话的时候金璟飒觉得段飞大概是疯了。

    比月问清段飞大致情况之后想带着段飞他们离开这儿,但是段飞说自己还要等人。他选择相信孙树里一次。一个本想杀了自己的人现在突然向自己示好,背后隐藏着的东西无非就是人际关系。

    “等人,等什么人?”比月有些疑惑不解。

    段飞不想跟比月解释太多,“总之如果我和金闪闪想逃出去是没人能够拦着我们的,今天正好向你报个平安。不过你把宋青庭带回去医治一下吧。”

    段飞掏出放在口袋里的小金字塔,打开专门的出口,放出宋青庭。

    “好,宋青庭就交给我了,我一定会把他治好的。”

    “恩,记住,别让赵高博的人发现了宋青庭的下落。”段飞目送比月离开。

    金璟飒见段飞终于不说话了,就试探性地问道:“比月走了?话说她到底练了什么,我就看见你在对空气讲话,还有,这儿不是应该有监控吗?”

    段飞已经查过了,这儿并没有监控。一间没人来专门扔脏东西的地下室需要装什么监控,难道监控你怎么处理垃圾不成?

    “她练了偷灵术。意识能跟身体分离,因为之前她跟我接触过,所以我能看到她,你没有跟她接触过,所以你看不见她。总之……我先让她把宋青庭带回去,留在我的小金字塔里对他的恢复并不好。”

    金璟飒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到比月,他突然想起来一个他很想问却一直忽略的问题。

    “话说,之前那个晚上,我听那个贾世豪说什么二十几年前,我当时就疑惑广安儿童羊羔疯好治吗了,为什么那老头老是在说二十几年前,难道说……比家的三个人都是二十几年就存在了?不,我的意思是说……他们二十几年前就也是这么个年纪?哎……我表达不出来。”金璟飒一时语塞。

    段飞明白金璟飒的意思,他微微点头,又坐回地上,“这件事说来话长,比月他们是二十几年就已经存在了的人,只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失踪了二十几年。他们三个人都重生过,所以相貌会有些变化,比跟他们同龄的人会年轻很多。具体过程我就不跟你讲了,没意思。”

    ……

    “好好好,我就不追问下去了。所以你的意思是说,那个比月其实已经四十几岁了?你知道吗段飞,我差点就对她下手……我说她怎么顶着一张十七八岁的脸但是说话什么的就这么老成呢……”金璟飒在那儿自言自语。

    段飞翻了个白眼,“好了不用管她,三天后会孙树里会进来跟我们商量事情,我们姑且就相信他一次吧。”

    “孙树里是谁?”

    “就是给我们下毒的那家伙,无神榜第三名,为了想取得无神榜的第一而做了赵高博的狗腿子。”段飞觉得用狗腿子这三个字来形容孙树里一点都没错。

    金闪闪从地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嘴里还振振有词,“啧,怪不得你不带我逃出去,原来是准备跟孙树里合作?”

    段飞沉声屏气,冷哼一声,“我选择相信他一次,如果他来,那咱们就姑且听听他怎么说。如果他没来,那咱们就直接走人。反正毒已经解了,难道还需要怕他赵高博不成?”

    无神榜什么的,金闪闪不了解,但总感觉好厉害的样子。而且段飞还第一名,那应该就是天底下找不到第二个人比段飞厉害的意思了吧。然而孙树里那个排名第三的家伙居然给段飞下了毒,想到这儿金闪闪不禁恶寒。

    “反正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说完,金闪闪坐在地上搂着段飞的手臂。<锦州市女性癫痫病医院br>
    段飞嫌弃地推开了金闪闪,“对不起,我对男人没兴趣。”

    “啊呸!你以为我有?”金闪闪对段飞呸了一声。

    回到家之后,比月把宋青庭交给自己打大哥和二哥照顾,梁思佳看到比月救了一个人回来,猜到她肯定是跟段飞碰过面了。

    “怎么说,比月姐。”

    比月的意识回到自己的肉体上,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她从床上走下来,“段飞和金璟飒二人被赵高博软禁在米卡思的地下室里。但是放心,他们俩都没事。段飞他们似乎有另外的计划,只是让我把宋青庭给带了回来,他们俩应该会继续留在那儿。所以我们都不用担心了。”

    这下大家都放心了。

    “只要他们安就行,但是老板没有吩咐我们做什么任务吗?”林弯弯走过来问比月,“这不是老板的风格啊,我以为他会布置什么任务下来呢。”

    梁思佳也是这种反应。

    铁柔最冷静,“我估计是因为现在老板身边有了段飞,因此暂时不需要我们。不过也好,跟着段飞,老板足够自保了。”

    “柔姐每次都能猜得很准,大概这次就是这个原因吧!那明天我们去逛街吧,来上海不逛街怎么行?”林弯弯跑过去拉着铁柔的手臂。

    梁思佳脸色不是很好看,“你们去吧,我没那个心情。”

    哎,铁柔就无奈了。走过去安慰道:“如果你不放心可以潜入米卡思看看老板情况怎么样,但是我担心你逃出来都困难。”

    这句话是事实,梁思佳虽然担心金璟飒却不会轻举妄动。连段飞都不敢轻易从米卡思出来,想必里面的确有乾坤。

  &n邢台看羊羔疯的专科bsp; “我只是替老板担心,担心有什么错吗?”梁思佳嘟着嘴气冲冲地就跑了。

    铁柔和林弯弯只能随她去了。

    三天之后,孙树里果然如约而至,他这次来决定跟段飞商量几件事情。

    第一,把宋青庭交给他,让他交给赵高博获得信任;第二,绝对信任他,对他所说的话绝对不要有任何怀疑。

    这两件事一出口段飞就摇了摇头,“三个字,凭什么。”

    孙树里也很直接,“四个字,因为解药。”

    金闪闪当时就朝着孙树里啐了一口痰,“啊呸!那还是你给我们下毒的呢!要不是你有求于我们,你会给我们解药?”

    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孙树里一时语塞。

    “看来金闪闪说得没错,孙树里,你会给我们解药,除了这个理由我们想不到别的。所以说,你到底有求于我们什么?”段飞耐着性子问道。

    孙树里很快恢复镇定,在地下室走来走去,突然停下对着段飞和金闪闪说道:“不,我们是合作,并不是有求于人。我给你报酬就是解药,接下来得你们给我报酬了。”

    金闪闪当时就翻了个白眼,“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孙树里就笑了,“答应我刚才提的那两个要求我才能继续说下去。”

    可是段飞却说:“你要继续说下去我才会考虑到底答不答应你的要求。要知道,你现在已经给我们解毒了,那就说明这里已经困不住我了,本来我也是因为中了你的毒才走不出这儿的。”

    ……

    完了,孙树里觉得自己的步骤做郴州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好错了。他不该这么早就帮段飞解毒,不然也不会被段飞牵着鼻子走了。

    “算了,先告诉你们也可以。赵高博利用我控制你觊觎你风浪总裁的位置,他想拿走你的股份。”孙树里看样子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

    段飞咽了一口口水,他目前情绪有点复杂,怎么说呢,他没想到赵高博居然会这么狮子大开口,想杀了他就算了,居然还觊觎他段总裁的位置。话说他自己都没彻底搞定自己的总裁职位呢,这老混蛋凭什么觊觎自己的位置?

    “好了,所以你想怎么做?”段飞饶有兴趣地看着孙树里,“你有什么好点子可以直接说,如果我也同意,肯定会配合你去做。”

    “点子我当然想到了,所以我刚才说让你把宋青庭交出来让我去获得他的绝对信任,否则接下来的任务我怎么展开。他可是把夺取你股份的事情权交给我了呢。呵,我他娘的一个名医,居然要去干律师做的事情,想想都觉得有毛病。”

    段飞算是明白了,孙树里之前的确是在帮赵高博做事没错,可现在孙树里可是个不折不扣的背叛分子。

    “别忘了,你可是赵高博的人啊。”

    “啊呸!自从我帮他让你中毒被软禁在这里之后他跟我就不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只不过那家伙狮子大开口,算计了我,我这才委曲求地替他做事。但是我不想,所以我这不是跟你合作了吗?段飞,你会需要我的是不是?”孙树里突然贱贱地凑到段飞身旁。

    段飞深吸一口气,搞了半天孙树里也没说出什么有用的东西。这件事他拖得太久了,拖越久就越让赵高博目中无人。

    段飞拍了拍孙树里的肩膀,“不行,我不能按照你的办法行事。第一,我信任不了你;第二,我不可能把我兄弟又送回老虎身边。所以孙树里,我劝你以后不要再来了。”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haabf.com  黄冈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